页面

2017年5月5日星期五

一場大病,病得奄奄一息……

在37歲那年,我得了一場大病,病得奄奄一息。痛苦中,我想起姐姐曾說過,主耶穌是人類唯一的救贖主,他不僅賜人恩典、祝福,還為人醫病趕鬼,凡持守主耶穌名的,神必賜福千代……於是,我向主耶穌呼求,求主能醫治我的病。當我禱告了一段時間後,看到了主的大能,我的病竟奇蹟般地好了!不久,姐姐來了,我迫不及待地將主耶穌醫治我病痛的事告訴了她。姐姐高興地打開《聖經》給我讀了一節經文:「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4:12)姐姐告訴我,除了主耶穌的名之外,再沒有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所以人信神就信這位獨一真神!從此,我跟隨了主耶穌,並為主傳福音……
幾年後,因著主的恩待,我建立了主的教會,成為教會帶領。2003年年底,我女兒給我丈夫傳了全能神的國度福音,聽到這一驚人的消息後,我一下子癱了,心想:「整個宗教界都反對、定罪『東方閃電』,他們父女倆怎麼還能去信全能神呢?離開了主耶穌的名不就背叛神了嗎?」再加上我負責的教會中,弟兄姊妹消極軟弱,多數都不聚會,而我又得了血漏病,我當時感覺好像幾座大山壓在我身上,讓我喘不過氣來,心靈深處特別軟弱,但不管我靈裡多麼黑暗無助,我都告誡自己不能離開主耶穌的名,這樣才不至於被主撇棄。
一次,在查經時,我看到主耶穌說:「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太24:27)揣摩著這節經文,我的心微微地顫了一下,人子降臨猶如東方的閃電從東方直照到西方,莫非我丈夫信的「東方閃電」正應驗了這節經文?難道「東方閃電」真是主的再來?我被自己的這一想法嚇了一跳,自己都不可思議為什麼會這麼想,但轉念一想:「不可能啊,『東方閃電』說全能神是主耶穌的再來,神的名分明是耶穌啊,怎麼會是全能神呢?從神的名上就能分辨出『東方閃電』不是主耶穌的再來,可為什麼女兒和丈夫,還有許多真心信主的弟兄姊妹都信了全能神呢?」想到這裡,我十二分的困惑,無奈地搖了搖頭,心想:主來這可是大事,聖經的預言是一定要應驗的,我還是儆醒等候吧!
一天晚上,在我認真地讀聖經時,丈夫拿出一張全能神教會的光盤,播放了一首神話語詩歌:「1 神的道成肉身震撼了各宗各界,震動了渴慕神顯現的人的心靈,誰不仰慕神?誰不巴望見到神?神親臨人間多年,人不曾發現,如今神自己顯現在肉身,將自己的身分公布於眾,怎能不叫人心歡暢?神曾經與人悲歡離合,如今與人類與人類重逢,共敘舊情共敘舊情。2 神從猶太走後便杳無音信,人都盼望與神再相會,哪知在今天又一次見面、重逢,怎能不叫人回憶昨天?兩千年前的今天,猶太人的子孫西門巴約拿曾見過救主耶穌,與其同桌用餐,跟隨多年對耶穌加深了加深了友情,將其愛在心底,深深地愛著主耶穌,今天的我們又是如何?神今與人類與人類重逢,共敘舊情共敘舊情共敘舊情共敘舊情。」(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兩千年的相思》)這首詩歌中的每句話都震撼了我的心靈,那一刻,我忘記了自己手中的《聖經》,靜靜地聆聽著這首動人的詩歌,好似這些話語在滋補著我乾渴的心靈……我默默地揣摩著:兩千年的相思?自從主耶穌駕雲升天後,跟隨他的人一代又一代,都在翹首巴望主的重歸,等待主耶穌回來接我們進天國,這不就是兩千年的相思嗎?哎呀,這些話句句都說到我的心窩裡,這好像是神的話,不像是人能說出來的啊!這是全能神教會的詩歌,難道全能神真是主的再來?想到這裡,我的心「咯噔」一下,我立即進到臥室內,俯伏在地上向主禱告:「主啊!莫非你真的回來了?如果你真的來了,求你不要將我撇棄,我可是真心地在等待你呀!」禱告後,我感覺特別受感動,靈裡特別得釋放。這時,我不禁有些激動,回想自己這段時間,不知多少次來到主的面前呼求主,求主向我顯現,讓我明白他的心意,可無論我怎麼懇切地呼求,始終都摸不著主的同在,今天我好似聽到了主的聲音,心裡非常受感動。聽著全能神教會的詩歌,我好像找回了起初的信心,也有了重新回到主身邊的感覺。從那以後,每天晚上趁丈夫聽歌的時候,我都會在一旁偷偷地聆聽,沉浸在這些詩歌中我感到靈裡很享受、很幸福……可是,當白天時,我心裡就又疑惑了:不對啊,經上明明說:「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4:12)持守主耶穌的名才能得救,這是確定無疑的,我怎麼能去信別的名呢?但每當夜幕來臨,丈夫再次打開光盤播放詩歌時,我依然還是被這些詩歌深深地吸引……
不久的一天,親家公帶著全能神教會的楊弟兄和郭弟兄來到我家。寒暄過後,親家公問我這段時間光景咋樣,聽他這麼一問,我猶豫了一下,想想近來弟兄姊妹之間紛爭不斷,自己還時常活在病痛中,我們夫妻因著信的神名不同也是形同陌路,禱告主也感受不到主的同在……這是我的真實情形啊,可我是教會帶領,怎麼能隨便說出自己的難言之苦呢?想到這裡,我清清嗓子強打起精神說:「雖然教會生活現在不太興旺,但主耶穌的名是直到永遠的,只要我尊主耶穌的名為聖,心中真實地信靠主,相信主是不會丟棄我的。」親家公笑呵呵地說:「親家母啊,咱們得全面查考聖經啊,經上說:『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4:12)從這節經文中看,好像唯有主耶穌的名才是神的名,那為什麼在舊約聖經中記載說:『惟有我是耶和華,除我以外沒有救主。』(賽43:11)『耶和華是我的名,直到永遠;這也是我的紀念,直到萬代。』(出3:15)到底耶和華和耶穌哪個才是直到永遠的神的名呢?」聽到這些話,我有些傻眼了,呆呆地想:「耶和華的名也是到永遠的,怎麼會是這樣呢?這些經文我怎麼就沒注意到呢?」正在這時,楊弟兄接著又問:「姊妹,咱們說『耶穌』的名才是神的名,這樣認為到底符不符合真理呢?我們都知道,舊約聖經預言說那將要來的一位名叫『彌賽亞』,那為什麼神來了卻叫『耶穌』呢?這兩個名到底哪個是神的名呢?」面對這一連串的問題,我眉頭緊鎖,心想:「咦?預言是從神來的,肯定不會有錯啊,但為什麼神是以耶穌的名作工在人中間,而不是彌賽亞呢?到底哪個名才是人應該持守的呢?」楊弟兄看我回答不上來,就給我讀了舊約以賽亞書9章6-7節:「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他的政權與平安必加增無窮。他必在大衛的寶座上治理他的國,以公平公義使國堅定穩固,從今直到永遠。萬軍之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並交通說:「神的名不僅叫耶和華,又叫彌賽亞,同時也是主耶穌,人類的救贖主,更是末世重歸的全能者。神的名是隨著神的作工而不斷更換的,並不是一成不變的,神是常新不舊的神,人不應該定規神的名。」
雖然楊弟兄的交通有理有據,聖經裡的確也是這樣說的,可是想想自從信主以來,主給了我太大的恩典和祝福,我應該持守主的名,這才是忠於主的人!如果我信了別的名,不就背叛主了嗎?於是,我決定不再聽他們交通了。誰知,當我踏出門檻時,竟然看到丈夫因我不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哭了。看到這一幕,我心裡難受極了,男兒有淚不輕彈啊!丈夫一再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耐心地勸導我,我一直拒絕不接受,仔細想想丈夫也不會害我啊。要不,我再繼續聽聽吧!於是,我對丈夫說:「我先去做飯,等吃完飯了再聽交通……」(未完待續)
午飯後,我對兩位弟兄說:「聽你們交通的是有些道理,但我不明白的是,經上明明說:『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4:12)『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來13:8)你們為什麼說現在神的名又變成『全能神』了呢?請你們交通交通吧!」郭弟兄聽後,就給我找了一段全能神的話,我看到全能神說:「有人說神的名不變,那為什麼耶和華的名又變成耶穌呢?說彌賽亞要來,怎麼來了一個名叫耶穌的呢?這神的名怎麼會變呢?這些不是早已作過的工作嗎?難道神今天就不能作更新的工作了嗎?昨天的工作都可更換,『耶和華』的工作可由『耶穌』來接續,『耶穌』的工作就不能再有另外的工作來接替嗎?『耶和華』的名可變為『耶穌』,『耶穌』的名不也可以更換嗎?這都不是稀奇的事,只是因人頭腦太簡單造成的。神總歸是神,不管他的工作怎麼變,也不管他的名如何變化,他的性情、他的智慧永遠也不變,你認為神只能叫耶穌的名,那你的見識就太少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怎能獲得神的「啟示」呢?》)「有的人說神是永恆不變的,這話也對,但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是永恆不變的,他的名變了、工作變了,並不能證明他的實質變了,就是說,神永遠是神,這是永恆不變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讀完神的話,郭弟兄交通說:「全能神的話說得很清楚,神根據每個時代所作的不同工作起了不同的名,但不論神的名怎麼變,神的性情、神的實質與神的所有所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神的身分永遠都是造物的主。律法時代神的名叫『耶和華』,恩典時代主來了,神的名就改了,不叫『耶和華』而是叫『耶穌』。表面上看神的名字變了,但他們的靈不還是一嗎?經上說神是永恆不變的,指的是神的性情、實質是永恆不變的,而不是指神的名、神的工作說的。兩千年後的今天,主耶穌回來了,帶來了新的時代,神的名隨之也更換了,叫『全能神』而不叫『耶穌』。雖然神的名字變了,但依舊是神自己的性情與實質,他還是我們一直以來相信跟隨的那位至高無上的神自己!」聽了弟兄的交通,我眼前一亮,哦!當初耶和華神說他是永遠不變的,主耶穌說他也是永遠不變的,原來永恆不變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實質說的,耶和華神、主耶穌、彌賽亞,還有全能神都是一位神啊!此時我恍然大悟,開始上下打量眼前的這兩位弟兄,看來他們手中拿的全能神的話語書比我們的聖經高多了!於是,我坐直了身子,開始認真地聽他們的交通。
緊接著,楊弟兄又讀了兩段全能神的話:「你要知道,神原本沒有名,只是因著要作工作,要經營人類,他才就此取一個名,或兩個名,或更多的名,他叫哪個名不都是他自己自由選擇的嗎?還用你——一個受造之物來定規嗎?」「『耶穌』這個名是為了救贖工作而叫的名,末世耶穌再來還能叫這個名嗎?還能作救贖的工作嗎?為什麼耶和華與耶穌是一,但他們卻在不同的時代叫不同的名呢?不都是因為工作時代不同嗎?就一個名能將神的全部都代表了嗎?這樣,只有在不同的時代來叫不同的名,以名來更換時代,以名來代替時代,因為沒有一個名能將神自己代表得完全,只能將神的具有時代性的性情代表出來,只要能將工作代表出來即可。所以,神能選用任何一個適合他性情的名來代表整個時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楊弟兄耐心地交通道:「神原本是沒有名的,神的實質就是造物的主,只是後來因著經營人類才有了名。因著神的每一個名只能將神本時代的性情代表出來,並不能代表神的全部性情,所以神就以名來更換時代,以名來代表本時代的工作,代表本時代所發表的性情。律法時代神取『耶和華』這個名字,這名的原意是能憐憫人、咒詛人,又能頒布律法、誡命,帶領人生活的神,是大有能力、滿了智慧的神。『耶和華』這個名是為著律法下的以色列民而固有的名,同時也是以色列人對他們所敬拜的神的尊稱;到了恩典時代,神又根據工作的所需又取名為『耶穌』,『耶穌』本是以馬內利,原意是滿有慈愛、滿有憐憫的救贖人的贖罪祭,他是作恩典時代工作的,是代表恩典時代的。兩個時代兩個名,代表了神兩步不同的工作,發表了神不同的性情,但實質還是一位神。如今到了末世,神又重返肉身來到地上取名為『全能神』,在人中間作了一步審判刑罰、征服拯救人的工作。這次『全能神』這個名所代表的性情是不同於以往兩個時代的性情,神是以威嚴烈怒的公義性情來審判人的罪,這是根據本時代的工作而有的。」通過楊弟兄的交通,我明白了神是至高無上的神,是包羅萬有的神,神的全部性情不是一個名就能代表完全的,只有在不同的時代取不同的名,才能將神的性情一點點地向人類發表出來。如果說神的名是永恆不變的,這是在定規神啊,好像神只能發表那些性情似的。現在我算是徹底透亮了!哎呀,全能神的話的確是真理啊,將神名的奧祕都打開了,除了神誰能將他自己的事情說得這麼清楚透亮呢?我真是心服口服啊!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我跟隨多年的主耶穌基督啊!
此時此刻,我不禁想起以往,因著一直定規神的名只能叫主耶穌而拒絕尋求考察神的末世作工,可神沒有按著我的悖逆放棄對我的拯救,今天還給我安排這麼寶貴的機會,讓我明白了神名的奧祕,解決了我心存許久的觀念與定規,這真是神的愛與憐憫啊!想到這兒,我不禁雙膝跪在神的面前,痛哭流涕地向全能神禱告:「全能神啊!你的到來徹底征服了我這個悖逆之子,餘下的光陰中,我只願從你的話語中尋求更多我所不明白的真理……」
從那之後,我每天都沉浸在全能神的話語中,反思著自己抵擋神、悖逆神的各種表現,慚愧地流下了自責的淚水;同時我在神生命活水的澆灌餵養下,逐漸地明白了很多真理,生命一天天長大。很快,我也和其他弟兄姊妹一樣,在全能神教會中盡上了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投入到傳福音的隊伍中……(全篇完)
楊玲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主的愛讓我們彼此連接,在這裏我們同相遇,能見證神是我們每個信徒的責任,彼此幫助互相勉勵。

全能神教會就是真心跟隨神尋找神腳蹤的港灣,是我們基督徒的家。這裏有真理,道路生命,這裏有生命河的水白白賜給口渴的人喝。

전능하신 하나님 교회 하나님의 발자취를 찾을 수 있도록 여러분을 Facebook 라이브 방송에 초대합니다.

전능하신 하나님 교회 하나님의 발자취를 찾을 수 있도록 여러분을 Facebook 라이브 방송에 초대합니다. 하나님의 발자취를 찾을 수 있도록 여러분을 Facebook 라이브 방송에 초대합니다. 방송 시간: 2017. 10.15 PM 8: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