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7年5月1日星期一

堅定信心跟隨主走到底

https://www.expecthim.com/follow-the-lord.html

在上小學的時候我就跟著父母信了主,那時正趕上文化大革命,中共政府把所有信主耶穌的人都定為是在搞迷信活動,是擾亂社會治安。為此,我們當地的教會執事、長老都被戴上高帽子(用紙捲得高高的錐形桶,戴在頭上),然後被帶到各村遊街示眾,還特意開會批鬥,並大肆宣揚:「打倒一切牛鬼蛇神,取締信神之人的一切信仰活動。」在這樣的逼迫下,我們村30多個信耶穌的人就只能一個多月聚一次會。我家是聚會點,一般都是晚上等別人都睡了我們才開始聚會。雖然受中共政府的限制,但每次聚會人都會到齊,屋裡、客廳裡都坐滿了人。
1982年以後,中共政府名義上說信仰自由,但還是必須要經過當地政府的批准才可以成立三自聚會點,在聚會期間政府的人會來講政策,並設立制度,例如:不許私自設立聚會點,否則就是違法聚會,輕者罰錢,重則勞教。並且每次在教堂聚會,政府都會安排人監聽,所以講道的內容都要受到限制。看到這些,我覺得這哪是在信神啊,這不是信國家政府了嗎?怎麼聚個會他們還要嚴格地控制,就連我們聚會講道的內容他們也要監控,這哪來的信仰自由啊?最後,我們十幾個人經過禱告尋求後離開了三自教堂,成立了家庭教會。我們自己安排了聚會的時間,根據我們的需要選擇講道的內容,不再受中共眼線的監控。在這期間,中共政府一直逼迫家庭教會,抓捕家庭教會的弟兄姊妹,只要抓到就在信徒的脖子上掛個「反革命」的牌子到處遊街,開大會批鬥,並問:「你們還信不信你們的主耶穌呀?」如果弟兄姊妹堅持信主,便會遭到毒打,但弟兄姊妹都堅持信神。為此,很多的基督徒被判刑7年到10年不等。看到這些我很氣憤,想想它們口口聲聲地喊著信仰自由,可實際上不知有多少基督徒被中共政府逼迫得妻離子散,有家難歸,或是被判刑坐監。後來,為了躲避中共政府的逼迫和抓捕,更為了能正常地聚會敬拜神,弟兄姊妹就在自家挖了地洞,四五家都相通,以方便聚會。
儘管我們每次聚會都很小心,但中共的抓捕還是臨到了我。1987年8月份的一個晚上,我出去聚會,還沒到聚會點就看見警察來抓人,於是我趕緊把手裡的聖經和屬靈書籍藏了起來,但還是被他們發現了。當他們問我:「這書是誰的?」我怕連累其他弟兄姊妹就說:「這書是我的。」這時警察惱怒地說:「你這是擾亂社會治安,非法聚會國家是不允許的。」然後不由分說地把我一腳踢跪在地,拿出繩子把我五花大綁地捆了起來,押著我往門外走。當時連同接待家的姊妹也一起被抓。中共警察的車就在我們村外,我被繩子捆得太緊疼痛難忍,堅定信心跟隨主走到底就想著走快點能少受點苦,惡警看我走得快,就說:「把你們這些人捆死都不虧呀!走的還挺快,看來繩子是不緊哪!再把繩子緊緊。」我咬牙忍著疼痛,好不容易走到車前了,他們卻說:「你這個人還挺堅強的,再把你的繩子緊緊吧!」說著,他們再次勒緊繩子,這次繩子已經勒進了肉裡,我疼痛難忍,實在是挺不住了,就在心裡禱告主,這時主引導我使我想到主說:「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太5:11-12)此時,我明白了主的心意,心裡感到踏實平安了,也不覺得怎麼痛了。到了派出所,惡警把我關在一間空房子裡。因著繩子勒得太緊,我抬不起頭,腰也像斷了似的。惡警看我低著頭以為我是在禱告,就說:「到這兒你還敢禱告,把繩子再緊緊。」就這樣繩子再次被加緊了,這時我聽到跟我一起被抓的姊妹被惡警用繩子勒得太緊痛苦地大叫了起來。
一直到了拘留所,惡警才把我的繩子解開。由於我的胳膊被勒得太緊,鬆開的那一刻我才發現自己的雙手沒有了知覺,我心裡很痛苦,心想:我還這麼年輕就成了殘廢,就要承受這麼大的痛苦,以後的日子要怎麼過啊?想到這我滿腔的怒火,恨透了中共邪黨!人信神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我又沒殺人放火,竟把我折磨成這樣,這哪還有天理呀?痛苦之中我向神禱告:「主啊!我現在很軟弱,求你加給我力量,使我能為你站住見證。」禱告後,我想起主的話說:「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10)主的話讓我備受激勵,我不禁想起,主耶穌為了救贖人類遭受了兵丁的鞭打、羞辱,最後還為人類被釘死在了十字架上,一滴一滴的寶血為人流乾。想到這兒,我心裡頓時有了力量,心想:我要還報主的愛,不管還要受多少痛苦,我都堅定不移地走十字架的道路,永不離開神。
公安局的領導看到我的胳膊殘了,卻說:「你看你年紀輕輕的幹啥不好,非得信神,看你信神多划不來,胳膊都殘了,回家後你媳婦再不跟你過了,孩子你也養活不了,等以後孩子長大了也不會管你的,你還是不要再信神了,免得受更多的苦。」聽到他的話我氣憤不已,心想:我今天變成這樣不都是你們害的嗎?你卻把這責任推到神的頭上,真是顛倒黑白。
在拘留所的4個月裡,我因著胳膊已經殘了,生活不能自理,每次吃飯都是一個主內的弟兄把飯端到我面前的一個水泥板上,剛開始我低著頭用嘴慢慢地喝湯,等到喝不到的時候就用牙把碗咬住叼起來靠在牆上往嘴裡倒著喝。吃饅頭的時候也是把饅頭夾在兩腿之間低頭啃著吃。上廁所是同監的一個弟兄幫忙脫褲子、穿褲子。惡警看我已經不能自理了,就對我說:「你看你,現在生活不能自理的情況下,是同號房的人幫忙的,你的神咋不管你呢?你好好想想到底是人親還是神親。」聽到這話我氣憤地說:「神創造了天地萬物供應著我們人類,我們才能存活到今天,神最親。」惡警聽後惱怒地說:「以後不讓犯人幫你了,看你還怎麼生存。」
後來中共警察在審訊中,逼問我說:「你的上線、下線都是誰?你現在傳福音發展了多少人?這書是誰給你的……」說著還拿出各種刑具來恐嚇我說:「如果你不老實說,就等著受苦吧!雖然你現在已經殘疾了,但我們照樣不會放過你的。」聽到他說的這種喪心病狂的話,我不禁打了個冷戰,心想:這些警察無法無天,什麼事都能幹出來的,莫非這些人真要對我用刑?我現在已經殘疾了,若是再給我用刑的話我還能活嗎?我越想越害怕,只有在心裡不住地向神呼求,求神加給我信心與受苦的心志,使我能勝過一切的痛苦不當猶大背叛神。這時主的話在我耳邊回響:「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太10:28)是啊!我的靈魂在神的手中,他們迫害的僅是我的肉體而已。主的話讓我有了力量,不再害怕受酷刑。因此,接下來無論他們怎麼質問、恐嚇,我都沒有透漏教會的事。
他們看我沒有屈服於他們的淫威之下,就又換了更陰險的方式來誘騙我。幾天後,他們提審我時突然面帶微笑地對我說:「你不想家嗎?你趕緊交代了就能回家和親人團聚了,你們家農活那麼忙都等著你回去幹呢!……」不一會兒又進來了兩個與我年齡相仿的警察對我說:「你看咱們年齡都差不多,但是我們卻上著班拿著工資,而你信神能得點啥好處呢?並且你現在還落到了這個地步,你覺得這樣值得嗎?」感謝主的保守,我很清醒地意識到這是撒但的詭計,他們是要用這樣的方式讓我軟弱,讓我背叛主。他們真是太卑鄙、太陰險了。於是我沒有搭理他們。之後的幾次提審因著神的保守,他們也沒能從我身上得到教會的任何信息。
在拘留所的4個月裡,我的生活起居都是弟兄們幫忙,雖然在主的帶領與感動下,我不再懼怕中共對我肉體的殘害,但我還是會時常為自己未來的生活擔憂,尤其是看到自己連最起碼的生存能力都沒有了,若我被釋放回家後,妻子看見我這個樣子會不會嫌棄我呢?我是家裡的主要勞動力,可我現在連自己都養活不了,活著也是家人的累贅,更別提養家糊口了,一家老小以後的生活可咋辦呀?堅定信心跟隨主走到底我越想越發愁,越發愁就越有想死的念頭,我的心裡痛苦極了。就在這時我想起主說:「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甚麼,喝甚麼;為身體憂慮穿甚麼。生命不勝於飲食麼?身體不勝於衣裳麼?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他。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麼?你們那一個能用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呢(或作:使身量多加一肘呢)」(太6:25-27)主的話語使我有了活著的希望,我以後的命運都在主的手中,我不用為自己憂慮什麼。我今後吃的穿的主早就給我安排好了,我只願將自己的一切都交託給神。
4個月後,中共政府給我定了一個「宣傳反動小冊子」的罪名,並讓我按手印,之後才能回家,我堅決不同意,便說:「《聖經》和《讚美靈詩》我都看過幾遍了,根本就沒有反對共產黨的地方,你們讓我按手印承認自己有罪,這我不同意。」最後他們拿我沒辦法,又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將我釋放回家了。
通過這次經歷中共政府的迫害,雖然我肉體受了一些苦,但是主一直沒有離開我。在我軟弱無力痛苦無助的時候,主的話語一直帶領著我,讓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站住了見證。我已立定心志,無論以後在這條十字架的路上還要面臨中共怎樣的殘害與逼迫,我都要堅定信心跟隨主走到底!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主的愛讓我們彼此連接,在這裏我們同相遇,能見證神是我們每個信徒的責任,彼此幫助互相勉勵。

全能神教會就是真心跟隨神尋找神腳蹤的港灣,是我們基督徒的家。這裏有真理,道路生命,這裏有生命河的水白白賜給口渴的人喝。

전능하신 하나님 교회 하나님의 발자취를 찾을 수 있도록 여러분을 Facebook 라이브 방송에 초대합니다.

전능하신 하나님 교회 하나님의 발자취를 찾을 수 있도록 여러분을 Facebook 라이브 방송에 초대합니다. 하나님의 발자취를 찾을 수 있도록 여러분을 Facebook 라이브 방송에 초대합니다. 방송 시간: 2017. 10.15 PM 8: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