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7年7月22日星期六

“恶意、不当的媒体行为 无疑就是毁损名誉”

恶意、不当的媒体行为 无疑就是毁损名誉”
以缺乏可信度的证词为报道基础“批判宗教” 应引起社会的警钟

李裕那(Lee yoona)记者 sks@newsprime.co.kr 2017.07.21 16:05:08

Prime经济】 “批判无禁区”,“对于社会性病态现象大胆下刀”是舆论存在的目的。现今在政权或对特定集团的取材与报道虽不像以往那么难,却没有人去争取,而是职业伦理性更显作用,遵行行规成了枷锁。

处理宗教等敏感问题的报道就是很好的例子。滥用“公认理论”,传播有侵犯名誉权、人权等层面的报道的时候比较多。

最近有指出,对全能神教会(全能神教,The Church of Almighty God) 的一部分的言论状态太过分。甚至慷慨达到“违法”的程度。

这样的报道是以“宗教人、宗教集团也是公众人物或公共团体”的便利理论,形成的错误。

从中国来的全能神教会(以下“教会”)从各个方面来看都在受着外邦人一样的待遇。部分媒体称该教会是其他国家来的,并宣传中国不存在人权问题,所以联系上担心会影响到与中国的外交关系。

加上,韩国国内的基督教团体以该教会是外来新兴宗教,有太多与他们不合的地方为理由一律地排斥该教会。

在这种背景之下,有人使用很难取证的攻击性材料作为根据报道新闻,他们也是有口难辩。“麦当劳事件”、“离家出走事件”等各种被中共政府用来镇压教会的报道被大肆报道,造成的二次伤害越加明显。

◆对源自中国的资料、证词的可信度是“无”

通常对中国制品也会说一些“中国造嘛(不可信)”的这种贬低性言论,但在编辑报道方面,这种态度并非是歧视,且属于一种合理性的怀疑。源自中国的信息或资料的真实性取证确实很难。

在这种情况下,仅以是“外国事例”为由,引用中国国内的社会新闻,并动员中国人的证词来报导特定宗教引发的问题,就会产生与事实不相符及片面的报道。

也就是说, 不免有中国共产党政府对特定团体有意蓄谋行使违背伦理道德的勾当,或者提供带有其是反社会团体式倾向的资料的可能性。
art_1500619377.jpg
▲有必要深度讨论正在中国蔓延的严重的人权问题 © 全能神教会


来看看最近事例。去年某电视台“举报者”的节目播出了一档“苦寻丈夫的妻子的故事”。该节目播出其实是寻找因中国的宗教逼迫逃亡韩国的丈夫A某的过程。
当时A某的妻子B称:“中国没有任何形式的宗教镇压。来寻夫是因为丈夫是被教会的花言巧语所迷惑抛弃家庭。”为主要故事情节。

这里所指的教会就是全能神教会。该教会强调当时的报道内容与事实不符,而且中国的宗教打压仍在进行。

那些与宗教有关的新闻,例如:中国国内诸多宗教团体发生信徒间殴打事件,或者沉迷教会撇弃家庭不管家等等,目前为止基本都是由负面偏向性报道组成。

问题是“据外媒报道”、“据家人称”的报道形式,在以有限资料作为评论根据的情况下,将很有可能报道出不公正新闻。

这与目前在全世界扩散的某种“假新闻”类似。尤其涉及到有关该教会受中国共产党的宗教镇压问题,就更应该在印证资料上谨慎,然而这样的过程被省略,被指出问题很严重。

时至今日,来看韩国国内宗教界引发的各种争议,媒体对韩国宗教都不能达到百分之百的客观的核实。何况对待中国和宗教问题,就更需要多加慎重。中国共产党执政后一直迫害宗教,已众所周知的事实。

2008年,以北京奥运会为契机,原本期待其态度能有所变化却无果,直到最近也做出很多驱逐宣教士等不悦事件。 据悉,仅今年的一月下旬,延边自治州一次性驱逐韩国60余名宣教士就具有代表性。

这样的情况下,毫无过滤的使用源自中国的有关宗教事件、事故,或对隐情(对特定宗教的批判性新闻)不加考虑的就‘引用报道’,是被批判的原因。

◆需要评价普遍人权和为变化而做的努力

仅以宗教团体或宗教人,就判断为是接受社会关注及批判的——“公众人物”,是欠缺的。

美国判例中,不会仅对其面向社会出版书籍了,或公开讲道视频了,就判定其具有“公众性”。 即,以社会为基础的宗教性交流教会团体,不会以‘公众’衡量标准对待。
art_1500619364.jpg
▲唤起人类普遍人权与试图变化的呼吁声越来越高。© 全能神教会


那么,韩国法院的立场如何? 在1996年大法院判决(大法9619246)中,对待宗教性目的言论、出版,指出应当比一般的言论、出版,评为更高的价值。

这就说明,判定时应考虑批判带来的利益、价值,保障宗教自由和人权的协调性。也就是说,不会给予批判宗教、批判其他宗教无限的权利与自由。

同时,大法院2006年判决“如果是带着恶意、轻率攻击的不当新闻,其出发点是批判、警惕等意图,也属于损毁名誉”(大法200435199)反响很大。

照这样的大法院判例,当媒体想谈论宗教问题时,以慎重且深层取材来掌握平衡的义务予以日渐加大。

于是,未经提炼的印证、不公平的采访,或者仅用一些蛊惑人心的爆料的趣味性来编辑新闻,韩国还是美国等地的法律来衡量,都会成为严重的问题。

以其是从中国发展过来的、中国人权需改善等说辞,来低估或藐视该教会所具备的普遍人权思想与为变化而作出的努力,是不可以的。

反而应当肯定他们为所有人的人权和宗教自由等问题而作出的努力,作出援助他们的心里准备。

2017年7月19日星期三

如何擺脫一言不合就生氣的尷尬局面?

現今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越來越陰晴不定,有時關係挺好的兩個人,就因為對方的一句話、一個舉動不合自己的意,就能馬上翻臉,陷入一言不合就生氣的尷尬局面中。這些事的臨到常常讓我們措手不及,不知如何面對和解決……
我和同事小林在工作上已經搭檔半年了,因為我對業務比較熟悉,經驗積累得多點,小林在工作上有什麼不懂就經常問我,我也很樂意給她當師傅。這天下午,小林高興地把自己剛做好的方案拿給我看。當看到有些地方不是按照我之前的提議做的,我心裡就有些冒火,覺得小林完全不把我放在眼裡。想到這些,我越看小林的方案心裡就越氣,覺得方案裡處處都是毛病,還是自己的提議要好些。我實在忍不住了,就直接在方案上修改起來。小林看到我的舉動,就湊了過來問道:「我覺得那樣也可以呀!你怎麼改了?」聽她這樣說,我心裡特別不耐煩。但想到我已經信神了,對人要有愛心,不能隨便發火,於是便把火氣強憋了下來,可在說話時,還是忍不住帶著說教的口氣:「這個地方很明顯有問題……之前我不是告訴你怎麼修改了嗎?」小林愣在那裡沒有作聲,我還認為是自己的見解高,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因此,我也沒有搭理她,仍低著頭,很「投入」地在小林的方案上「動刀」。
吃飯時,看到小林臉色很不好,也不和我說話,我的心突然像被針扎了一下,猛然意識到,剛才我直接修改了小林的方案,還沒有經過她的同意呢!而且她問我原因,我還表現得很不耐煩,直接就說她做錯了。其實,她到底錯沒錯,我好像也沒有仔細琢磨,就直接把她的方案否了。哎!我這做法、口氣都錯了。面對我和小林之間突然僵化的關係,我有些無助:自己已經是信神的人了,可跟人相處時,別人說的、做的一不合我意,我就生氣、教訓人,不經意間就把人傷害了,這哪有信神之人的樣式!此時,我感到很迷茫:自己這樣的脾氣,真的不知道該怎樣與人和睦相處。
晚上回到家後,我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便把自己的難處向神訴說,在尋求中,我突然想到一個姊妹前些天跟我分享過的一段神的話:「有點特長、辦點好事就當生命了,就誰也不服了,吆五喝六了,誰也看不起了,想誰也不服了,這叫什麼?狂妄!這是不是狂妄(是。)這不就是狂妄嘛!……有狂妄的性情肯定有狂妄的表現,肯定說狂妄的話,做狂妄的事,是不是這樣?(是。)這就對了。那有沒有人說,沒有這方面性情還有這方面的流露呢?這話成不成立?(不成立。)這就不成立了。說你看我一不小心一禿嚕嘴沒掌握好,說出一句話挺狂妄。這話成不成立?(不成立。)……所以說,你要想達到不流露狂妄性情,那你得解決掉你這個狂妄性情。它不是改正一句話的事,也不是糾正一個作法的事,更不是守錯一個規條的事,那是什麼?(得解決根兒的問題。)哎,解決你的性情的問題。你看一講性情,人對自己了解得是不是更深刻一些了?(是。)就更透徹一些了。所以說,認識自己那不是認識外表的性格啊,脾氣呀,教育呀,家庭出生背景啊,不是這些。」看完這話後,我猛然驚醒,原來我和人相處,一言不合時所表現出來的言語、作法,是受狂妄本性的支配。就像今天當我看到小林不按照我的提議修改方案時,心裡就冒火,覺得她不把我放在眼裡,自己說的都好、都對,就應該被採納,我這是唯我獨尊,讓人來順服自己,是狂妄性情的流露啊!以往我不認識自己的敗壞本性,只注重在脾氣、行為上約束自己、克制自己,但問題的根源沒有解決,所以一臨到合適的環境,說話、做事就會身不由己地流露狂妄,給別人帶來傷害,給自己也帶來苦惱。
第二天靈修時,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話:「神造了人,給了人氣息,也給了人一些他的智慧、他的能力與所有所是;神給了人這些之後,人就能夠獨立地做一些事,獨立地想一些事。如果人想出來的、人做出來的在神看是好的,神就悅納並不干涉,人做得對的事,神就以這個為準了。所以說,這句話『那人怎樣叫各樣的活物,那就是牠的名字。』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各樣活物的名字神並不作任何修改,亞當說叫什麼,神就說『是』,神就確定了那個東西叫什麼了。神有沒有意見?沒有,這是肯定的!在這裡你們看到了什麼?神給了人智慧,人用神所給的智慧做事,如果在神看,人所做的是正面的事,那這事在神那兒是被肯定的,是被承認的,是被悅納的,神並不作任何的評價或者批判。這是任何一個人類或是任何的邪靈、撒但都做不到的。……在神的性情流露裡,沒有絲毫的爭執與狂妄自是,這一點在這裡表現得很清楚。」看到這段話的時候,我心裡很受感動,亞當只是神手中的一個受造之物,他的智慧也是從神來的,當神看到亞當用神給的智慧給萬物取名時,神就表示認可了,並沒作更改或批判。神那麼至高無上,但神卻並不以自己的地位與身分自居,從不強迫人聽他的,神卑微隱藏的性情太美麗、太可愛了。我只是一個深經撒但敗壞的人,與小林是同等地位,沒有任何資格要求她聽我的,再說了,業務方面雖然我是比小林熟悉一點,但很多問題我也是一知半解,並不比小林強多少,可我還老是堅持自己的對,要求別人聽從自己的,一不合自己意就憑血氣暴露天然,給別人帶來傷害、痛苦,自己也為此糟心、煩惱。想到這些,我心裡難受極了,感覺自己對不住小林,同時也感覺自己的狂妄性情太讓人厭憎了,太沒有理智了。還是神的性情最美善,值得我去追求、去效法。我立志以後實行真理,變化自己的狂妄性情。
過後,我主動跟小林聊天,向她道歉。看到小林沉默了一會兒,我感到特別尷尬,覺得我都道歉了,你該趕緊接受才是啊!但馬上意識到之前看過的神的話:「在神的性情流露裡,沒有絲毫的爭執與狂妄自是……」現在我雖然道了歉,但之前自己的做法給別人帶來的傷害,不是一句話就可以解決的。而且自己道了歉,就要求對方馬上接受並原諒自己,這種道歉帶著要求,沒有理智,流露的還是狂妄自大的性情。這樣認識之後,我的心安靜下來了,再和小林說話時,能站在平等的位置上,漸漸地我們之間的關係恢復了正常。
回想以往跟身邊的人相處,遇到意見不合,雖然有時也克制自己的表情、語氣,但心裡不願意否認自己、放下自己,心裡還是憋屈、痛苦;發洩出來了,跟人又鬧得不愉快,心裡還是難受。總是為一言不合這些事生悶氣,苦了自己,也傷害了別人。感謝神的帶領,如今我找到了一言不合就生氣的根源問題,同時也有了解決問題的路途。現在臨到事,當意識到自己又流露狂妄時,就有意識地向神禱告,學會否認自己、放下自己,多聽取別人的建議,漸漸地,跟身邊的人關係也越來越正常了。一切榮耀歸給神!
楊音

主的愛讓我們彼此連接,在這裏我們同相遇,能見證神是我們每個信徒的責任,彼此幫助互相勉勵。

全能神教會就是真心跟隨神尋找神腳蹤的港灣,是我們基督徒的家。這裏有真理,道路生命,這裏有生命河的水白白賜給口渴的人喝。

전능하신 하나님 교회 하나님의 발자취를 찾을 수 있도록 여러분을 Facebook 라이브 방송에 초대합니다.

전능하신 하나님 교회 하나님의 발자취를 찾을 수 있도록 여러분을 Facebook 라이브 방송에 초대합니다. 하나님의 발자취를 찾을 수 있도록 여러분을 Facebook 라이브 방송에 초대합니다. 방송 시간: 2017. 10.15 PM 8:00 ...